胡画

此人很安静

夜空总是这么耀眼

它永远都挂在那里,似乎那就是它的归属,人静的时候,我总喜欢待在它的下面喜欢一个人在操场上奔跑,它也总是这么坚持盘旋在操场中央的上空,似在凝视着我

在我烦恼时,它会同我一起音悦;
在我高兴时,它愿与我随心而动;
在我孤独时,它能点燃我心中的火苗;
在我狼狈时,它甘分享我属它的故事

没有灯的问候,没有噪音的陪伴,唯有这盏明灯为我开拓荒途

评论